接燭。

抱明月而长终

“汪先生。”
“王,第二声——王。”
“err...五昂……汪?”
王耀的脸色刷得像极了黑炭。阿尔弗雷德小心翼翼地看着他,局促眨眨眼。
王耀有些后悔把眼前这个大家伙从飞机废墟里挖出来了,那时阿尔弗雷德浑身污黑只剩下双炯炯的眼儿,嘴角还裂出血口子,但就冲他笑。
“听着,阿…尔弗雷德。”王耀咳嗽两声,操着不甚熟稔的洋文,“不是汪,是王。”篝火噼啪响着,让人觉得燥。
阿尔弗雷德把飞行夹克揉成一团,塞在自个儿怀里。“五昂……”音调是上扬的。
这对了,王耀心想。
“汪。”
篝火噗的灭了。王耀按捺不住怒气:“这玩意儿是犬吠!”
阿尔弗雷德立刻挠挠毛剌剌的金发,骚瑞骚瑞起来。“汪先生,再教教英雄?”
“……王。”
“汪。”
“王!”
“呃。”他不好意思开口了。
“王王王!”
一阵沉默。
“骚瑞,汪先生,”阿尔弗雷德扔掉夹克笑起来,“你说起来可真像犬吠。”

评论(5)
热度(19)

© 接燭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